優稀

眼粉一枚=3=

【喻王】刀锋偏冷(下)

一如既往OOC,写到后面感觉都要逆自己CP了233

感谢《道士下山》和春哥

明天喻王O,感觉会看到好多太太,压力好大啊!

上篇


+++

 

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,喻文州终以包藏朝廷钦犯之名被关押进天牢。

“你疯了么,那天牢是你说闯就能闯的么,且不说你还是朝廷钦犯之身,前几日烙下的伤病都还没好透,你此去不是白白送死么?况且谁都看得出这是皇帝设的局,你要死可以,别拉着文州垫背。”黄少天一把拉扯住身穿夜行衣准备独自劫狱的王杰希,而后者并不听劝,一掌拍开扯住自己的黄少天。

见王杰希动了真格,黄少天也一个健步跟上想要将其拦下,随即两人便缠斗在了一起。黄少天全力击出一掌,对方一个侧身躲过,随后王杰希想要顺势将其手臂锁住,怎料黄少天左手已然跟进,王杰希只得放手闪躲。随后黄少天转身又出一击,这一击速度奇快,王杰希见势难以躲过,便拔出左手未出鞘的宝剑向前一挥,随后就听得“铛”的一声,两柄宝剑撞在了一起。

 “王杰希你来真的啊!”

回答他的是右手一记强力的掌风。

“好好好,今天你要出这个门,就要问我这把剑肯不肯!”

 

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们还在这里起内讧!”

就在两人打的难分难舍之际,从宫里打探完消息而急忙赶来的郑轩企图阻止两人的打斗,无奈自己完全插手不进去,真是压力山大。

“算上刚刚那次,文州已经被上了三次刑了,不知道还能不能挺得住之后的刑罚。”

王杰希身形一抖,险些中了迎面而来的一剑,索性黄少天及时收手。

“文州他……还好么?”

“终于肯停下来了。你们再打下去就真的不好了。”郑轩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平时看起来挺冷静的一个人,没想到冲动起来也是完全不可控制。

“文州的处境不算好但也不算太坏,不过皇帝的本意就是引你现身,贸然行动只会着了他们的道。”

“但是我不出现,我怕文州熬不过下一次用刑。”

王杰希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沉默了下来。

空穴来风,未必无因。

如果不是吃准了王杰希藏匿在喻文州府上,皇帝也不会轻易的动一名朝廷命官。

而这接二连三的用刑也是想逼王杰希现身,就算王杰希忍住不出现,这些个皮肉之苦也够喻文州受得了。保不准下一次的用刑会不会给人落下病根。

王杰希等不起,也不敢在等了,他没法想象受刑中的喻文州,那样一副文弱身躯,怎么经受得住那些惨无人道的大刑。

“不论如何,今晚我一定要劫狱。”

“好。”沉默良久之后,黄少天终是妥协,“我也会进宫伺机而行,阿轩你租辆马车在城门外接应,人一到便立刻送他们出城。”

郑轩点了点头,随后出门去做准备了。

黄少天面向王杰希,表情认真而凝重。

“王杰希,文州就就拜托你了,一定要成功把他救出来,然后你们就一起逃离京城,不要再回来了。”

回应他的是王杰希决绝的背影。

 

+++

 

夜深人静只剩下偶尔的蝉鸣声,以及房梁上那微乎其微的脚步声。

然后悄无声息地将守在大牢门口的侍卫放倒。

王杰希猫着腰闪进大牢内。一个手刀将正在打瞌睡的狱守打晕,摸出一串钥匙。

转过两个弯终于来到关押喻文州的牢房前。

高墙上小小的铁窗洒下一丝淡淡的月光,照在喻文州显得狼狈的身形上,更将他毫无血色的脸颊照的通透,好似随时要消失般。因为受过大型,他身上的囚服也变得破烂不堪,零零碎碎的挂在身上,一条条鞭印刻在白皙的肌肤上,泛着暴虐后的猩红。

在看到喻文州的瞬间,王杰希的眼眶泛起了红光。

曾几何时见过这样的喻文州,他应该是陌上如玉,温文尔雅,眼带桃花,朱唇维扬。他应是意气奋发而非这般如此落魄。

终究是我连累了他。

 

王杰希几乎是颤抖的打开了门锁,听到响声,喻文州惊讶的看着打开牢门的人。

“杰希,你怎么来了。”

“我来带你离开这里。”

“你不该来的!”

“先别说这些。”王杰希拉过喻文州的手腕,扶着走路都有些摇晃的人。“能坚持的住么?”

喻文州点了点头,回握住对方,两人刚走出大牢外,便发现门口已经围了好几圈士兵。

“王杰希你终于来了。”站在一群士兵中的皇帝缓缓走了出来。“朕抓你可真是抓了许久了。”

“我该说承蒙厚爱么?”王杰希挑了挑眉,将喻文州护在身后。

“如今你也只能乘口舌之快,来人,将钦犯王杰希和逆臣喻文州拿下。”皇帝手一挥,成包围状的士兵纷纷向喻王二人冲去。

“文州,跟紧我。”王杰希抽出手中宝剑,提起五分内力向前一挥,圆弧形的剑光将面前一堆士兵带倒。趁此机会,王杰希提剑,直直刺向站在一边指挥的皇帝。

“护驾!护驾!”

四周的士兵开始纷纷涌向皇帝身边,最初的包围队形渐渐散开,此时王杰希剑锋一转,从另一侧已经散掉的队形中,硬是闯了出去。

“都给我追,一个都不能放跑了!”

 

王杰希左手紧紧地牵着喻文州的手,右手执剑杀出一条血路。

掌心紧握,力气大的几乎要将对方融入自己的血骨。

他看着眼前奋力厮杀的人的侧脸,下唇被咬的出血,眉角上也不知何时受的划伤,鲜血沁入眼眸,然后拧成一股从眼角滑落,沿着脸颊滑落至脖颈处。

他伸出另外一只手想要擦去对方脸上的血迹,然而前不久刚刚受过刑的身体不堪负荷,一个趔趄,摔倒在地。

似乎感受到喻文州的体力不支,王杰希转身想要去扶,而被鲜血模糊的那半侧视线中突如其来的兵刃终是没有发觉,随后是利器刺入的钝痛感。

“杰希!”

反手将偷袭之人斩杀,王杰希全然不顾自己的伤,扶起了喻文州。

“坚持住,前面就是城门了,到时会有人接应我们。”

喻文州摇了摇头,“不要管我,你一个人能杀出重围,带着我只会拖累你!”

“喻文州!”王杰希提高了声量打断了喻文州的话语,这些话语他并不想听,从他来决定劫狱开始,就没想过自己一个人出去。

“你还记得你说过什么吗?!”

 

我不想离开你,你也不要离开我。

从此以后,不离不弃,不嗔不恨。

 

喻文州咬了咬牙,再次紧握住对方的手。用上所有的体力紧紧跟在王杰希的身后。

他看着王杰希几乎勉强的抵挡着不断刺来的兵器,腹中的伤口正源源不断的流出鲜血,将他原本黑色的衣衫染的更深。

然后又是一剑划破手臂,露出一道狰狞的伤口。

喻文州看着对方的衣衫逐渐褴褛,一道又一道的伤口暴露出来。每一道都像是刻在他的心脏上。

他感到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,温热而又咸涩的液体划过身上的伤口,他却感觉不到疼痛。

没有什么会比心痛更痛。

王杰希,你为什么这么傻呐。

 

城门近在咫尺,门口的守卫已被清理干净,身后的追兵也被另一名黑衣人拦截。

两人对视一眼,跃上了城门口早已等候多时的马车。

 

“杰希,坚持住,我们这就去鬼谷求医。你一定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文州,我觉得好累。”

“累也不许睡!”喻文州从背后将王杰希紧紧抱在怀中,让对方的头靠在自己胸前,马车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,挥散不去。“王杰希,我不允许你睡!你听到没有!”

“文州你好霸道哦。”王杰希轻轻笑了起来,却引来了一阵咳嗽,猩红从嘴角溢出。

温柔的将对方嘴角的猩红抹去,喻文州的声音带上了颤抖的哭腔。

“杰希,如果你敢一睡不醒,我就立刻陪你一起,你信是不信?”

王杰希有些费力地抬起头望向喻文州,那双他深爱的眼眸中不断有泪珠滚落,他想抬起手接住这一颗一颗珍贵的泪珠,身体却已不受控制。

他放弃似的任凭自己深陷对方怀中。

 

“文州,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。”

“我说过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
“但我并没有答应你。”

“我答应就够了。”

 

刀锋偏冷,一次了断一生。

从此以后,不离不弃,不嗔不恨。

 

 

 

END

 







评论(5)
热度(13)

© 優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