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稀

眼粉一枚=3=

【喻王】刀锋偏冷(上)

刀锋偏冷

 

 

一声响雷,看不见半点星辰的天空被闪电割裂,淅淅沥沥的水滴从天而降,洗涤着这一篇狼藉的现场。

视线因雨水而变得模糊不清,他伸出手背狠狠抹了一把脸,却将残留的猩红晕开,在眼睑处留下一圈淡淡的霞。身后被一群人追捕着,脚步声由远及近分散在周围,他深吸一口气企图平复絮乱的喘息声,一个转身,手起刀落,银刃没入背后偷袭之人的体内,毫不犹豫地拔出,挥向周围一拥而上的人群。

 

夜,似乎永无止境。

 

+++

 

喻文州有些心急,迈出的步伐带着一阵清风。好不容易熬过了不知所云的早朝便急匆匆的往府中赶回,更险些绊倒在自家府邸门前的台阶上,幸好身边的黄少天及时扶了一把。

看着少天欲言又止一脸憋不住我要来个长篇大论的表情,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肩,“少天,我没事,就是有些担心罢了。”

“我知道我知道,昨天闹腾了一晚上,你也被折腾了一宿还要一大早的去上早朝,你肯定没看到皇帝一直往你这边看,你还一脸魂不守舍的样子,还在早朝结束的快,否则都不知道你会发生点什么事了。”黄少天模仿着早朝时皇帝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,成功的缓解了喻文州积压的劳累感。

两个人在后院的偏房门口停下,喻文州抬起手轻轻打开了门,走入房间。

“伤的重么?”

“还好,都是皮外伤,没有伤到要害,就是昨晚下了雨,伤口有些感染,并无大碍。”一想起昨晚看到他在府门口满身是血倒在地上,心中充斥着担忧和后怕,喻文州不想再经历一次

看着喻文州一脸忧伤的表情凝望着床上的人,黄少天叹了口气,拿起桌上的水壶倒了杯水递给喻文州,“你先喝点水,嘴唇都干的起皮了,我看他还没醒你就先要累倒了。”

“谢谢少天。”喻文州接过水杯浅浅抿了一口。

“文州,说真的,总有一天他会连累你的。”

“我不怕。”喻文州轻笑一声,“你看,他除了我什么都没有,所以我不会离开他,也不会让他离开我。”

黄少天摇了摇头,一脸没救的表情。“行行,你们恩爱,你好好看着他,我先出去处理事情。”

目送黄少天无奈的离去,喻文州放下手中的杯子,移步至床前。

床上的人苍白的脸颊透不出丝毫血色,眉头轻轻皱起,仿佛在噩梦中挣扎一般。喻文州清凉的指尖点在对方紧锁的眉头上,想要帮他抚平那些噩梦。紧闭的双眼看不出平时那威慑力十足的大小眼,确能清楚的看到如扇子般覆盖着的羽睫。也许是感受到了眉间的微凉,眼睑轻轻动了两下,紧皱的眉头也略微舒展开了。喻文州见状便轻轻收回了手,见对方仍旧昏昏沉沉的睡着,举在半空的手最终却落在了对方泛白的薄唇上,轻轻摩擦。这张嘴,总是口不对心,有时甚至冷言冷语,但是却意外的和他温柔的内心一样柔软。

“杰希,我该拿你怎么办?”

 

+++

 

“文州恭迎皇上!臣有失远迎,还望陛下恕罪。”

“好了文州,朕也是一时想要过来看看你,但又不想大张旗鼓的摆架出行,所以就没有事先知会于你,你就不必自责了,朕不会怪罪于你。”突然到访的皇帝亲自扶起了行礼的喻文州,摆了摆手,示意他不要再那么拘谨,随意就好。喻文州会意,躬身行了揖礼,随后坐到了一边的座椅上。“文州,朕见你这几天脸色不好,可是身体有恙?”

“谢皇上关心,臣并无大碍,只是略有疲累,还请皇上放心。”皇帝听后点了点头便不再细问。随后喻文州想招呼身边的仆人给皇帝上茶,但没有想到皇帝却起身往接待主厅的旁门走去,出门转身欲前往后院。

喻文州随后跟上问道,“皇上您这是要去哪?”

“朕听闻喻爱卿金屋藏娇,想必近日的劳累过度也是因为美人在怀吧。”

“皇上您说笑了。”

“爱卿不会是不想让朕看看这位美娇娘吧。”

两人停在了后院的偏房门口,皇帝看着一脸惊慌的喻文州,反而笑了笑,“看来朕猜对了,就是这里?”不顾喻文州的反对,推开了大门。

空荡荡的房间一眼望到底。皇帝有些失望的收回正要迈进的双脚。

轻轻松了空气,喻文州的脸上重新恢复了平时的从容,“皇上,臣并没有金屋藏娇,只是这几晚没有休息好,才导致精神有些恍惚,请皇上恕罪。”

“爱卿言重了。”皇帝拍了拍喻文州的肩,“朕就免了你这几日的早朝,好好休息,调整好身体再来上早朝。”

“臣,谢主隆恩!”

 

+++

 

将突然造访的皇帝送走之后,喻文州重新返回后院,房间依旧空着。

“杰希?”在逛了两遍后院还没有找到王杰希的身影时,喻文州不免焦躁了起来。

是不是最终你还是选择了离开?

即使你一无所有,我仍旧不能成为你的港岸么?

 

“…州,喻文州!”熟悉的清冷声线在上方响起,唤回了陷入沉思的喻文州。

抬起头,便看到房顶上坐着那个牵引了他整个心思的人儿。对方正眉目含笑地看着他,看的喻文州顿时脾气都没了。

“杰希,你不下来么?”

“你上来。”

“好。”

王杰希单手托着下颚看着喻文州搬过梯子,缓缓地爬上房顶,小心翼翼地走到自己身边,弯下腰,挡住头顶的半边天空。

王杰希微微抬起头俯视上方的人,对方的弯弯的眉眼好似一潭湖水,让人深陷不能自拔。

“杰希,你刚看我一个人在下面急的团团转,很开心吧。”

“如果我说是呢?”

“那就要接受惩罚。”

最后一个字吞没在两人贴合的唇瓣里。舌尖描绘着对方较好的唇形,一遍又一遍,却不逾越。喻文州看着对方缓缓闭上双眼,羽睫轻轻扫过快要贴合的肌肤,带来一阵心痒难耐。

他想,他怎么就这么喜欢这个人,喜欢他的一颦一笑,喜欢他的口是心非,喜欢他的一切一切。

他中了名为王杰希的毒,从此无药可救。

似乎没有等到对方进一步的动作,王杰希睁开双眼看到喻文州定定地看着自己,似乎神游在外,一把推开对方。

“杰希?”喻文州不解的唤了一声,却看到对方咬了咬下唇,撇过头不做声,却不料发红的耳尖出卖他。了解到对方此刻的心情,喻文州愉悦的笑出了声。

“笑什么?”

喻文州摇了摇头,如果实话说笑他可爱的话,一定会更生气的吧。

 

“文州,”不理会喻文州越发放肆的笑容,王杰希决定直接切入主题。“刚刚皇帝过来找你是有什么事么?”

“没什么事啊。”

“是不是他已经察觉到我在你这儿,所以——”

“杰希。”喻文州收起了之前嬉笑的表情,打断了王杰希未说完的话。“什么事都没有,相信我。”

喻文州见王杰希没有回话,牵起他下意识握紧的左手,指甲在掌心印刻出泛红的痕迹,他将对方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,嵌入自己的掌心,十指相扣。

“王杰希,我喜欢你。”

“我不想离开你,你也不要离开我。”

“从此以后,不离不弃,不嗔不恨。”

“可好?”

 

心跳在骤然间加速,气息也逐渐变得絮乱。

掌心的温度还在持续的升华,他感受到对方一刹那的轻微颤抖,而那双隐藏着万千星辰的眼眸也泛起点点星光。

“文州……”那双被他描绘过无数次的唇瓣开启,用他最喜欢的声调喊出他的名字,“我——”

“嘘。”食指贴在对方唇瓣上,第二次打断了对方未说出口的话。“什么都不用说,我都知道。”

身体前倾,他将额头抵上对方的额头,温热的吐息将脸颊晕染。

“不离不弃,不嗔不恨。”





TBC


这是一个诡异的paro﹁"﹁

命官喻X钦犯王?大概吧2333

评论(1)
热度(22)

© 優稀 | Powered by LOFTER